《老房有诡:阴煞局》小说章节目录安静,旺不旺全文免费试读

看着疲惫的向北青,我拿来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转身去陪俞丝曼了。

明明已经睡着的向北青,忽然睁开眼睛,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眸中流淌过柔柔的光芒。

我又试了试俞丝曼的鼻吸,她的呼吸有力了许多,甚至喉咙里还时不时传出了细细碎碎的打呼声。

看来她也累坏了,但我却不敢睡,搬来凳子坐在俞丝曼的身旁等待着天亮。

清晨

“金永欢?”俞丝曼挣扎着起身,刚坐起来就戳了戳我的额头。

“金永欢,你大清早不睡觉,坐在我床头干什么?”

“你……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俞丝曼揉了揉自己乱蓬蓬的头发,突然激动起来。

“记得记得!我做了一个美梦,一个宇宙超级无敌大帅哥要跟我结婚。他开着豪车拿着大钻戒来跟我求婚,唉呀妈呀,真是太幸福了。”

“啊?”既然她不记得了,还是不要告诉她了。

正说着话,向北青从外面带来两份早餐。通知我们吃完后,就出发去废弃的精神病医院了。

路过大厅,几个工作人员对着我们不停地指指点点着。

“啧啧啧,这两个女的肯定是为了抢这个男人,这才大打出手砸碎了玻璃。”

“是啊,大半夜的吓了我一跳。”

“被子里都是血,我还以为她们谁受伤了呢。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有素质。”

“他们说的什么啊?”俞丝曼听得一头雾水,说着就要过去跟对着我们嚼舌根的工作人员好好理论理论。

没办法,我只能把她拉到一旁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她。

“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干什么?跟你邀功吗?”我故意调皮的冲俞丝曼吐了吐舌头,想让她不要想那么多。

俞丝曼的嘴巴张了又张,最后无奈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用胳膊肘圈住我的脖子冲着向北青停车的地方走去。

至于她偷偷抹眼泪的事,我就假装没有看到吧。

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荒凉,向北青突然停车递给了我们一些化妆品。

“这些不是普通的化妆品,你们模仿鬼魅的样子画好。如果遇到危险,一般的孤魂野鬼就会把你们当成同类。”

“不要,太丑了。”俞丝曼扭过头,并不打算配合。

我默默拿起化妆品,给自己仔细的画了起来。我太明白拼尽全力想要救一个人的感觉,又惊又惧,我不想成为他们的累赘。

“算了,给我也画上吧。”俞丝曼闭着眼睛,把脸凑到我的跟前。

画上惨白的脸,发青的眼圈和嘴唇后,戴上纯白色的美瞳。

“我擦嘞!这东西你都有!”

俞丝曼流了不少眼泪,才戴上美瞳,对着镜子照了又照。

“这也太逼真了,要是顾亦双见到我,还不把我当成鬼物灭了?”

俞丝曼的笑容突然僵硬,懊恼自己为什么突然要提那个负心汉!哼!有本事一辈子都别回我消息。

走过一段曲折的小路,终于到了。

眼前的五层神经病医院,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飘摇,早已破败不堪,像一只巨大的灰色怪兽静静的等待着食物送进口中。

“走吧。”俞丝曼有些激动地拨开齐腰的杂草走上台阶。

门外的高墙上有许许多多诡异的涂鸦,数百个大大小小鲜红的“禁止入内”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打开大门后,阵阵阴风扑面而来,里面散发出的腐烂霉味,让我和俞丝曼忍不住干呕起来。

大厅墙面有被大火烧过的痕迹,四处堆积着的各种废弃物品,上面覆盖了一层绿油油的苔藓。

“啪!”一阵诡异的狂风吹关了大门,任我们怎么推都推不开。既然无处可退,那就只能向前了。

刚向前走了几步,我就觉得特别不舒服。四周好像有无数只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近。

我忍不住四处看了看,窗户上几乎所有的玻璃都已经破碎,窗户外面的栏杆也都锈迹斑斑。以前是为了防止病人逃跑,现在俨然成了困住我们的囚笼。

忽然,我们眼前突兀的出现了一个运送尸体的推车。它静静的停在那里,白布下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躺在上面,车子下摆着一双破旧的红色拖鞋。

俞丝曼举着金钱剑走过去,挑开白布。

“他爷爷的!”

白布滑落,我才看到那个人只是一个模型,浑身被喷满了红漆,看起来诡异极了。

刚松了一口气,四面八方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呜~呜~”声,我们三个很有默契的背靠着背警惕起来。

“这……是不是吹风的声音啊?”

俞丝曼认真的听了一会,疑问道。

我仔细一听,还真是。我们只能继续向前走,路过一个破旧的房间时,我看到一台电视“滋滋滋”的响着,一个长发及腰的女人,背对着我坐在病床上。

毫无征兆的,她突然扭头怨毒的看向我。她的整张脸都被烧毁了,浑身包裹着纱布,贪婪地向我扑来。

龙头法鞭一甩,女鬼还来不及出声就消失了。

俞丝曼挡在我的面前:“这里这么大怎么找啊?不知道有多少鬼魅藏在暗处,你的这个妆也不灵啊,刚进来就被发现了。”俞丝曼不禁有些泄气。

向北青头也不回的说道:“碰到怨气重的鬼魂自然没用,但是糊弄一般的鬼魂还是没问题的,不信你弯腰从两腿间看一看。”

“切,看就看,故弄玄虚。”俞丝曼弯腰准备一探究竟,我也好奇,就跟着一起弯腰。

“啊!”我跟俞丝曼被吓得齐齐尖叫起来。

我们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很多双腿,他们都没有穿鞋,惨白惨白的。

俞丝曼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但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拿出甘露水,喝了几大口,对着身后狂喷起来,霎时间身后火光四射,片刻后全都魂飞魄散了。

向北青面色越来越凝重,转身继续向前走去。我们俩赶紧跟了上去,不知不觉走到了三楼,一个护士端着托盘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护士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在护士站不停地摔摔打打。焦灼不安地走来走去后,拿了一个什么东西,穿过我们跑了出去。

“执念真深!”俞丝曼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拉着我继续跟着向北青。

突然,住院部所有的门同时打开,每张病床上都直挺挺的躺着一个四肢不全的穿着病号服的病人。

有的严重腐烂,蛆虫布满全身。

有的已经被烧成焦炭

有的只剩一具白骨

有的没有双腿,乌青脸,只有猩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天花板上的风扇上,还吊着一个舌头一尺长的吊死鬼……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全都齐齐看向我们,好似要把我们生吞了一般。

“真是晦气!”

俞丝曼单手结印,为我跟她设下护身圈。

向北青食指交叉,两个无名指竖起。左手食指扳住右手中指,右手食指扳住左手中指,几番变化后,使出三山五岳印!

病床上的鬼影就像被踩爆的气球,惨叫着化为一缕缕烟尘。

我跟俞丝曼都被这一幕深深的震撼到了,这是是什么神仙操作,简直就是离谱。

原创文章,作者:人间枝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1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