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有诡:阴煞局》小说章节目录安静,旺不旺全文免费试读

梦中惊醒的我,一推开房门,就猝不及防地被塞了一大把狗粮。

俞丝曼眼睛红肿得像被蜜蜂盯过一般,正躺在顾亦双的腿上,享受着顾亦双用剥了壳的煮鸡蛋给她的眼皮做按摩。

“你们,能不能不要大清早地就虐狗啊?”

“802不是也单着嘛?为了报恩我打算把你介绍给他。”

“让你胡说,看我不挠死你!”俞丝曼最致命的弱点,就是她的胳肢窝。从小我就知道,只要挠了她的胳肢窝,这小妮子就只有求饶的份了。

闹做一团的两人,很快都累得气喘吁吁。休息了一会,我不禁问起顾亦双:“为什么停车场里,一点关于阴煞局的线索都没有呢?”

顾亦双堪堪松了一口气,:“线索虽然没有,但是小区里的老人们暂时是安全了,接下来只能碰运气了。”

“这也怪我,跟你一起相信了那两只鬼的鬼话。他们分明就是博取同情后,想要将咱们一网打尽。幸好幸好,咱们有802这个福星。”俞丝曼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缓缓地舒了口气。

看来是我太天真了,我让他们的女儿魂飞魄散了,他们又怎么会放过我,还好心给出提示呢?

“对了,我听到什么黄页鬼报仇是怎么回事?咱们要不要做些什么准备?”

一听到“黄页鬼”三个字,俞丝曼的五官迅速皱成一团,苦哈哈地说道:“黄页鬼的死因都跟金钱有关系,比如破产,劫财之类的。要是不幸遇到,轻则破财,重则破产,简直惨无人道啊!”

顾亦双微笑颔首,安慰道:“别怕,一会我就去买些莲花盏,布好莲花阵,可暂保钱包平安。”

卧#!我掰着三根手指头,翻来覆去地数了数银行卡余额不禁感叹:“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凶险龌龊的鬼物!”

俞丝曼和顾亦双布好莲花阵,第二天就继续工作了。我也开始静下心来专心创作,毕竟大家都还是要生活的。

俞丝曼下班回来时,买了许多水果,分成一大一小两个袋子。她把大份的水果先送去了802,出乎意料的是,802居然收下了。

为了还802救顾亦双的恩情,她决定以后不管吃什么好吃的,都会先给802带一份。

夜里睡着后,我忽然走在黑漆漆的马路上,到处都静悄悄的,一辆车也没有。

低头一看,卧#!都是钱!微风吹过,各种面额的现金打着滚向我靠近。

“不捡白不捡!”

早就被晃花眼的我,蹲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美滋滋地捡了起来。

五块、一块、五十……

不一会,我的兜里、袖子里、袜子里和衣服里就被现金塞了个鼓鼓囊囊。

“哈哈哈哈,我要买新手机,天天下馆子,哈哈哈哈,太好了。”

一不小心笑得太开心了

“咳咳咳……”

猛地睁开眼睛,我怎么在床上?跳起来急忙检查衣服,怎么也找不到我辛苦捡到的钱了。

“呜呜呜……原来是做梦……”

我“扑通”一声栽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唉……这种失魂落魄的感觉简直比失恋还痛苦几百倍。

天亮了,我腰酸背痛地从床上爬起来,开门见到俞丝曼后,我们两个都不约而同地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们两个都像被打了一样,顶着一对漆黑的熊猫眼。

“咦?顾亦双你怎么没有?”

顾亦双不屑地扯了扯嘴角:“因为我知道那是假的。”

俞丝曼眼睛里闪烁起崇拜的光芒,二人洗漱好后,手拉着手出门了。

没有了旺不旺,我也不再晨跑了。打算出门逛逛超市,补充一下生活用品。

电梯门快要关上时,802走了进来。我忽然变得扭捏起来,支支吾吾地打了个招呼:“早……早上好。”

802微微点头

“那天的事,谢谢你。”

“……”802冷冽的眼眸,如深渊般平静地看着前方。。

“叮咚”到一楼了。

看着802修长的背影,我鼓起勇气大喊:“你叫什么名字?”

就在我以为他依旧不会理我时,他突然停住脚步:“向北青。”

原来,他就是向北青!震撼的同时,我又十分庆幸。向北青就在我的身边,如果老人说的话是真的,我还担心什么呢?

一出单元门,我就发现,在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会有一些零钱。难道,我这是要美梦成真了吗?

十五块!摸着熟悉的质感,我反复数了几遍。是钱!是真正的钱!这种感觉太爽了,我有些激动地开始四处寻找起来,虽然不多,但也足够我开心的了。

不知不觉中,眼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运动鞋。刚抬头看清是向北青,只见他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指着我的眉心“开!”低头再看时,哪里是什么钱啊,明明都是纸钱!

纸钱!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如果你也梦到了这些,劝你不要贪心去捡。这些都是黄页鬼用来买你命的钱,等你捡得足够多了,那你也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说完,向北青提着几条金鱼,走进了单元楼。

“原来是这样,我得赶紧告诉俞丝曼。”电话打过去,果然,俞丝曼也在现实中捡到了许多钱,我劝她全部丢掉。

“不要!这么多钱丢掉太可惜了。”

“那不是钱,都是纸钱!听我的快丢掉,不然会有生命危险,回来我再跟你慢慢解释。”

下班后出了电梯,俞丝曼去给向北青送茶叶,顾亦双先她一步进门。

“你……你的脸怎么这么白?”

顾亦双没有回答,阴戾地看了我一眼。转身进了房间,他的眼神让我觉得陌生而又恐惧。

“金永欢,为什么要让我扔钱?解释不清楚,我要你好看。”

“向北青告诉我的,那些钱都是纸钱。而且晚上做梦也不能捡钱,那是黄页鬼在买咱们的命,捡够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俞丝曼好奇起来:“向北青是谁?他说的话能信吗?这些就连顾亦双都不知道啊。”

“向北青就是802啊?”

俞丝曼抬头看了看莲花阵,眼神极不情愿地看向顾亦双的方向。有些不自在地说:“哦,是他,名字不错,我……我有些累了,要……去休息了,明天再说吧。”

夜里果然又梦到了,一片草地上,到处都是一叠一叠的百元大钞钱。我“嗷呜!”一声扑过去,拼命的给自己兜里揣。

刚捡了几叠,眉心开始剧烈地灼痛起来。越来越痛,越来越痛,好似要把眉心烧出一个大洞来。

“啊!”

痛醒的我第一时间打开灯,摸了摸眉心没有什么异常,又跳下床对着镜子看了又看。

“奇怪!”怎么一点伤痕也没有。心里不由得担心起俞丝曼。想去敲门,又怕不方便,只能发了条信息提醒她。

早上,俞丝曼没有太大变化,我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没有梦到捡钱吧?”

“没有啊,你呢?”

“我……我也没有。”没事就好,看来是我想多了。

谁知下午时,编辑告诉我,他们签约了一位更有价值的作者,跟我的合作到此为止。

“你大爷的,明明说月底跟我续约,说变就变!”

还没抱怨完,电话接二连三地响起。这个朋友结婚邀请我去参加,红包一千块。那个朋友手头紧跟我借五千块。还有一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说她要买房子,跟我借三十万……

简直就离谱,再后来我干脆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扔在一边,出门溜达了。

回到家,就看到俞丝曼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原来她今天也倒霉透了,经历了扣工资、被借钱还有赔钱。

“我怎么这么倒霉?我就是崴了一下脚,就把人家的手机碰到地上摔坏了。呜呜呜…赔了整整四千块,现在又被老板开除……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没事,工作丢了还可以再找嘛,我陪你一起找。”

俞丝曼捶胸顿足了半天,大喊:“黄页鬼!我俞丝曼不用我的手指碾碎你,我誓不为人!”

“与其这样,不如咱们主动出击。”顾亦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硕大的罗盘站在我们面前。“

“好!”俞丝曼咬牙切齿地点了点头。

刚说完,外面突然狂风大作,下起了瓢泼大雨。

“下这么大的雨,对鬼有好处,对咱们可没有好处,还是明天再去吧。”俞丝曼起身,走进房间玩游戏了。

我也尴尬地冲着顾亦双笑了笑:“我赞成俞丝曼的话。”悄咪咪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没过多久,听到关门声。

我跟俞丝曼都跑出来,看到顾亦双跟那个大罗盘都不见了。

“遭了!”俞丝曼毫不犹豫地冲出门去,我有了上次的教训,拿了龙头法鞭才追了出去。

一出单元门,除了哗啦啦的雨声,什么都听不到。小区里到处乌漆麻黑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俞丝曼!”

“顾亦双!”

“你们在哪?”

这么大的小区怎么找啊?隐隐约约地听到俞丝曼叫我的名字。无论我怎么跑,那个声音都在我的前面远远地飘忽着。

“奇怪!”突然我想到什么,用力一挥龙头法鞭。一声惨叫,一个白色的影子被抽成了灰烬。

一眨眼的功夫,我才发现自己正站在楼顶上。只要再向前踏出去一步,就会掉下去,摔得个粉身碎骨。

“尼玛!”我忙不迭地猛退几步,直到靠在墙上,这才气喘吁吁地扫视了周围一圈。

冷风呜呜地刮着,雨水劈头盖脸地浇了我一个透心凉,远处的云层中时不时闪过一道闪电。

“俞丝曼,你到底在哪?”

越是看不到她,我越是担心。刚要转身下楼,一抬脚又踏入一个金碧辉煌的地方,各种高档珠宝、名牌包包鞋子还有各色一看就吃不起的美食,像不要钱一样堆在我的面前。

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不停地催促我:“都是你的……都是你的……拿起来……拿起来就是你的……”

我的嘴巴瞬间就咧到了耳朵根,正摩拳擦掌地打算好好享受一番。眉心又开始灼痛,理智回归,龙头法鞭一挥,又是一声惨叫。

“不错啊,好久没有见到心智如此坚定的人了。”掌声自半空中响起。

“黄页鬼?”

“哈哈哈……哈哈哈……”伴随着刺耳尖利的笑声,无数张纸钱从天而降,好似有生命般把我紧紧地包裹起来。

一眨眼的功夫就把我裹成了蚕蛹,遮住了口鼻。

呼吸越来越困难,胸腔也快要爆炸了,心脏像擂鼓一样“咚!咚!咚!”地狂跳着。

我……这是要死了吗?

“我心即禅,万化冥合。神师杀伐,恶鬼灰飞!”耳边响起铿锵有力的念咒声。

“七色菩提袋,收!”

窒息感瞬间消失,愤怒使我立刻握紧龙头法鞭,想要去灭了那个差点要了我小命的黄页鬼。

刚向前走了一步,颤抖的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黄页鬼已经被我收了。”熟悉的声音,让我的心跳漏掉了半拍。

又是他,向北青,他又一次救了我。

向北青把七色菩提袋收起来,撑起一把黑色的雨伞就要离开这里。

“帮帮我,我的朋友不见了,我怕他们有危险。”

向北青眉头轻锁,有些不可思议地重复道:“怕?”

随即冷下脸来,眼中闪过讥笑,一身凌厉的寒气更是慑人。

“进了阴煞局,怕,就只能等死。怕,就会拖累别人。这两种结果,我想你都不愿看到。回去吧,你的朋友正在等着你。”

“你……你怎么突然跟平时不一样了?”

向北青眉眼间透着淡淡的忧伤,若有所思的目光扫过我的龙头法鞭。

“我答应过你爷爷,保你性命,助你改命。如果你继续这样冲动,早晚丧命阴煞局,谁也救不了如此愚蠢的你!”

爷爷?改命?向北青的话让我有些懵。不过眼下还是先确定俞丝曼和顾亦双是否安全,我握紧龙头法鞭向家奔去。

原创文章,作者:人间枝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1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