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有诡:阴煞局》小说章节目录安静,旺不旺全文免费试读

太阳刚一下山,我就讪笑着溜进了俞丝曼的房间。握着我的龙头法鞭,坐在凳子上,聚精会神地盯着门口。

“怎么,怂了?”

“呃……有一点点。”这不是明知故问嘛,一对一我是不怕的,但是被群殴实在是没有经验,还是小心为妙。

一开始,俞丝曼还兴致勃勃地打着游戏。快十二点时,这个家伙就已经趴在床上欢快地打起呼噜了。

怎么还是没有动静?难道,俞丝曼故意逗我玩。看她踏踏实实睡觉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有事要发生的样子啊?

紧绷的神经放松后,我忍着倦意,一连打了个哈欠。眼皮也跟着开始打架,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梦中,我来到一个诡异的地方,散发着浓烈腐臭味的公园里,除了血红色的湖水,周围的一切都是魆黑的。

不一会,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疯癫女人,恸哭流涕地在湖边徘徊起来。

她抱着一个脏兮兮的洋娃娃,一遍遍地呼唤着一个小女孩的名字。

“潼潼!”

“潼潼!你在哪?”

“潼潼!”

女人声嘶力竭地喊了很久,一声比一声凄厉。一不小心,她脚下踩空跌倒在湖边,看着湖中自己的倒影,终于释然一笑。

“潼潼,你真调皮。别怕,妈妈这就来陪你。”女人一头扎进湖里,湖面荡起一圈圈涟漪,冒了几个气泡后,恢复了平静。

紧接着,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男人找了过来,男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四处跑来跑去地喊着妻子和女儿的名字。

直到他踩到了女人掉在湖边的鞋子,他捡起鞋子,绝望地嚎哭了好一会,嘴角含着笑,毫不犹豫地跳入了湖中,

我就像个木偶人一样,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既动不了也发不出一丝声音。

忽然,我的手脚不受控制地向湖中奔去。

“嘶~好凉。”湖水慢慢地淹到了我的膝盖、腰、脖子……

“救……救……救命……”

刺骨的寒冷让我浑身麻木,“咕咚”湖水迅速地淹住了我的口鼻,窒息的感觉太痛苦了,我的肺快要炸开了。

我不想死!靠着仅有的一丝理智,拼命挣扎着向湖面游去。

破水而出的我,拼命呼吸着腐臭的空气。一睁眼,小女孩正面对面看着我,她那被泡得面目全非的脸,一点点地凑近我。

“我生了重病,被人贩子扔进湖里。看到我的尸体后,妈妈疯了,接下来跟你看到的一样……我们一家终于在这里团聚了,你为什么要再一次杀了我!”

“我……”小女孩伸出两条煞白的胳膊,死死的钳住我的双肩,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我按到了湖水中。

小女孩的爸爸妈妈也飘了过来,他们怨恨地拉住我的脚腕,拉着我向水底沉去。我还想挣扎,可是浑身冻得像冰块一样,没有丝毫的力气可以反抗。

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俞丝曼一把将我拉出浴缸。

我像老牛一样喘着粗气,哆嗦着双手擦掉脸上的水。睁开眼睛,看到俞丝曼拿着铜币制成的金钱剑,谨慎地观察着周围。

她嫌弃的暼了我一眼“啧啧啧,地球的引力,对你的伤害也太大了吧!”

听到她的话,我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喂,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我刚才差一点就淹死了。”

俞丝曼扔给我一条干毛巾,愤愤然道:“我知道,我现在就去灭了他们!”

“要不算了,他们一家挺可怜的。”

“你不懂,有了害人之心的鬼,无论如何都不能留。”

“好,那咱们一起去。”握紧我的龙头法鞭,我们一前一后冲到小女孩家门口。

俞丝曼咬着牙“咣咣咣”踹了几脚,防盗门纹丝未动。

“我来试试!”我推开俞丝曼,后退几步后,卯足了劲儿用肩膀去撞门。

就在快要撞上去的一瞬间,“啪!”门开了,顺着惯性,滚进了小姑娘的家。

身后又传来“啪!”的一声,门关了!也就是说,只有我一个人进来了!

卧#!他们靠着主场优势,还不分分钟秒了我?

我摸索着站起来,才发现这里真的好黑。揉了揉眼睛,才发现睁开眼睛跟闭着眼睛没有丝毫的区别,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对了,我有龙头法鞭在,应该是他们怕我才对。

我一边挥舞着龙头法鞭保护自己,一边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步子,寻找出路。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还是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碰不到,只有耳旁隐约的哭泣声。

忽然,整房间亮起赤红色的灯光。我的眼睛一时适应不了,只能一只手捂住眼睛,另一只手更加快速地挥舞起龙头法鞭。

再睁开眼睛时,看到诡谲怪诞的一幕。只见梦中出现的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缓慢地给坐在梳妆台的疯癫女人梳头。

女人穿着洁白的婚纱,怀抱着脏兮兮的洋娃娃闭眼微笑。

乍一看,眼前的一幕还算温馨。只需第二眼,便可以看到二人肿胀不堪的脸上布满了尸斑。

男人放下梳子,仔细地给女人头上戴了一朵百合花,满意地点了点头。眼中无悲无喜的看着我,仿佛在说“好了,可以动手了。”

“这……”我的心砰砰直跳,握着龙头法鞭的手,不断地冒着冷汗。

“动手吧,我们要去陪潼潼了,被困在这里实在是太久了,谢谢你帮我们解脱。对了,作为感谢,提醒你,千万不要晚上去负一的停车场,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能去。”

女人等得不耐烦了,拉了拉男人的袖子,催促起来:“你说乖乖梳头,就带我去找潼潼的,快点走吧。”

“好。”男人拉着女人的手放在胸口,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心中的恐惧已经消散,看着眼前的恩爱夫妻。我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破坏他们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女人急躁地睁开眼睛,看见是我后,面目霎时狰狞了起来,双眼通红地嘶吼着。

男人紧紧抱住怀中的妻子“快!快动手,我控制不住了!”正说着,女人冲破男人的禁锢如同一道红光向我扑来。

慌乱中又一挥手,什么都没有了。

赤红色的灯光消失了,微弱的月光从窗帘缝隙中透了进来。

房间的陈设简单而温馨,照片墙上的照片定格了一家三口的快乐时光,可惜……

低头看了看自己一圈圈的脚印,刚准备去开门,就听到门外俞丝曼的咆哮声。

“金永欢!你怎么样了!快回答我!”

“咚咚咚!”俞丝曼猛烈的撞门声响起。

打开门,俞丝曼红肿的眼睛含着流泪,额头碰得鲜血直流,头发被血水打湿,凌乱地贴在脸上。

看到我后,她先是一愣,随即放声大哭。

我的心像是被铁锤狠狠地敲击了一下,泪眼朦胧地拉着俞丝曼就要去看医生。

“滚开!我要灭了他们!”俞丝曼甩开我的手,举着金钱剑恼羞成怒地冲进小姑娘的家。

“俞丝曼快跟我去医院吧,他们已经灰飞烟灭了。”

俞丝曼四处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脏东西了。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呲牙咧嘴地喊起疼来。

“这样也好,他们被困在这里也是很痛苦的,”

“可是……他们那么可怜。”

俞丝曼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叹着气说:“所以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没事的时候,就多做点好事吧。”

我恭恭敬敬的关好门,打算扶着俞丝曼回到她的房间,换了衣服后去医院看看脑袋。

“叮咚”

穿着一身黑的男子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男子戴着黑色棒球帽和黑色口罩,以至于看不清样貌。只能感受到他浑身散发出的肃冷倨傲的贵族气息。

看到我们,男子深邃的眼眸露出一丝邪气的蔑视,拉着黑色的行李箱转身走进了802。

“他刚才是鄙视咱们了吗?”俞丝曼撸起袖子准备上前好好理论理论。

“快去换衣服,咱们还要去医院。”

“对对对,差点忘了。”

第二天早上,顾亦双出差回来了。看着俞丝曼挂急诊缝了两针的伤口,黑着脸沉默了半天。

听我们七嘴八舌地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严肃地责怪了我们冒失的行为后,也否定了我之前的想法。

“如果我们主动猎杀鬼怪,势必会打草惊蛇。至于802的来历我们还不清楚,更加不要主动招惹。”

“那……地下室这个线索呢?咱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顾亦双思索片刻,微微点头。“早上五点是升阳之时,那咱们就准备一下,明天早早出发。”

“什么是升阳之时啊?”

“你怎么那么笨啊,意思就是说早上五点的时候,是人体阳气会升起来的时候,是阳气最旺盛的时候,也就是咱们最强的时候,明白了吗?明白了跪安吧。”

“喳!”

刚趴在床上打算玩会手机,窗外突然狂风大作,去关窗户时,看到一个黑衣老头正在跟802的男子唯唯诺诺地汇报着什么。

正说着,黑子老头突然指向我的窗户。很奇怪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我居然也可以看到802凌厉的眼神。

“哼,拽什么拽?”我冲着他竖了竖中指。

“啪!”一阵狂风吹来,玻璃窗狠狠地砸在了我的头上,痛得我差点飙起了眼泪。再往下看时,二人皆不见了踪影,仿佛是我眼花了一样。

原创文章,作者:人间枝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1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