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有诡:阴煞局》小说章节目录安静,旺不旺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老房有诡:阴煞局

小说:悬疑

作者:人间枝头

简介:鬼界一直有“红厉白冤黑鬼王”之说,老旧的小区里这些百鬼众魅聚集在一起。等待着鬼门大开之时,伺机启动阴煞局。爷爷告诉我,我的命格特殊,只要抢走我的三魂七魄。依附在我的命格之上,就可以跳出六道轮回,飞升仙界。亦或者成为至高无上的黑衣鬼王,掌管阴司六界。住进这个小区后,我就像捅了鬼窝一般,各种鬼物纷纷出现。最凶险的是,小区十八栋楼隐藏着十八个黑衣鬼王,为了活命,我们开始了艰难的旅程……

角色:安静,旺不旺

《老房有诡:阴煞局》小说章节目录安静,旺不旺全文免费试读

《老房有诡:阴煞局》第1章 诡异的旧小区免费阅读

从懂事起我就知道,自己的命格特殊,是天元一气格的入格八字。

这样的命格要是放在古代男子身上,那可是要做圣帝明王的,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超级富贵命。

可惜,我只是个生在二十一世纪的小姑娘,白瞎了这样好的命格。

爷爷告诉我,女孩是这样的命格也是有好处的,可以旺夫镇宅,克制鬼怪。

但是爷爷没有告诉我的是,这样的命格也是阴阳两界争相抢夺的对象。

只要抢走我的三魂七魄,依附我的命格就可以跳出六道轮回,飞升仙界。亦或者成为至高无上的黑衣鬼王,掌管阴司六界。

“爷爷,这样听起来我好像是一个活脱脱的女版唐僧啊。我又没有徒弟们保护,这可怎么办?”

“所以,切记切记,手腕上的玉镯不可以取下来,更不能磕磕碰碰。它会隐藏你的特殊气息,保你平安。”

所以,我仗着这个天生的护身符,无惧鬼怪。一本漫画走天下,游历了各处名胜古迹,山山水水。

后来,爷爷奶奶相继过世,他们将名下唯一的房产留给了我。

爸妈最近在闹离婚,吵急眼了常常会动起手来,这种情况下让我越发地思念起爷爷奶奶来。

清晨,我拉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来到爷爷奶奶生前居住的小区。

“唉……只能先住在这里了,不仅可以清静一段时间。爸爸妈妈有什么事,我也可以及时过去阻止。”

可是小区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处处透露着怪异。

小区建造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典型的老破小。年轻人都陆续搬了出去,只剩下了一些年纪大了的老年人。

“唉……咱们这个小区每个月都会有四个老人去世,不多不少,正好四个,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

“谁说不是呢?不过,我听人家说只要晚上不开灯,就可以躲过去,你也试试吧。”

交谈中的两位老人跟我擦肩而过,看到我和身后的行李箱后,欲言又止地看了又看。

最终幽幽地叹了口气,用怜悯的眼神再次看了我一眼,相互搀扶着走远了。

地上的一些犄角旮旯里,三三两两的放着一些香炉和腐败的水果。

忽然,无缘无故地刮起一阵小旋风,几张黄色纸钱打着转地飘了出来,那是人死之后的买路钱。

七栋一单元

看到锈迹斑斑的单元门,我勉强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低头在包里扒拉半天,找到一把磨损严重的钥匙准备插进锁孔。

“吱呀”

钥匙刚碰到锁孔,门就自己打开了。

“这个单元门怎么老是坏?”走进楼道,空气中弥漫着霉变的味道,飞扬的尘土,让我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楼道上方吊着一个破旧的灯泡,时不时闪闪烁烁的,真怕它下一秒就会罢工,让我陷入黑暗之中。

随处可见的蜘蛛网和斑驳墙面上的大块发霉黑斑,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着异样的气息。

“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旺不旺,咱们走吧。”

身后的旺不旺“呜呜呜”地叫着,原本竖起的尾巴耷拉着,轻轻呜咽着,不敢上前。

我只能拉着狗绳,让旺不旺跟我一起走进电梯。

“嘶~这是电梯还是冰柜啊?”

冷,好冷,我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跟着发起颤起来。

若有似无,如同鬼魅的喘息声在我的耳边萦绕,一向胆大的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有什么好怕的,我的命格就是我的护身符,什么都不用怕。”

可冷汗就是止不住,一股脑儿往外冒,很快我后背的衣服就湿了一大块。

“叮咚。”

终于到了!我几乎是提着行李箱,拖着旺不旺逃出电梯的。

来到家门口,我双手颤抖着取出钥匙开门,越急越乱,钥匙“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蹲下来去捡钥匙时,我才发现空荡荡的电梯一直停身后。既不上也不下,就那样开着电梯门,静静的等待着。

被什么注视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不敢眨眼睛,真怕一眨眼会有什么东西会突然扑过来,这种恐怖的感觉让我的心猛地缩紧。

旺不旺突然躁动不安,耷拉着尾巴扒拉着我裤腿,乞求我把它抱入怀中。

捡起钥匙打开门,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屋内,用力关上门。刚把门反锁好,旺不旺就夹紧尾巴,钻进沙发底下,怎么叫也不出来了。

爷爷奶奶的遗照摆在屋子的正中央,我看着遗像泪眼婆娑。强忍着即将流出来的泪水,恭恭敬敬地给爷爷奶奶拜了三拜,上了三炷香。

“爷爷,奶奶,孙女回来了。”

我环顾四周,家具家电都罩着白布,上面落了不少的灰尘。昏暗的屋子里透着一股凄凉,我一一揭开白布,小时候的成长记忆也一一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玩具,爷爷喜欢的收音机,奶奶戴过的老花镜……一切都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静静地躺在那里,似乎主人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拉开窗帘,温暖的阳光瞬间充满了整间屋子。我开始仔仔细细地打扫起卫生,然后在阳光充足的地方,摆上我吃饭的家伙———画架。

安顿好一切,泡上一壶花茶,我走到窗前想要看看曾经最熟悉的画面。

原本热热闹闹的小区花园,变得破败不堪。小时候我最喜欢的滑滑梯已经坏掉,就连花花草草也都枯萎了。

只有一位老太太坐在角落的一把躺椅上,一动不动的样子像是在闭目养神。

我叫金永欢,是一名职业画手,每一幅作品都需要在安静的环境里完成。久违的安静让我心里一阵窃喜,拿起画笔开始创作。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伸了伸懒腰放下画笔。实在懒得下楼,吃了一碗泡面,就趴在床上沉沉地睡着了。

“非要我揍你,你才听话是不是!成天就知道哭!哭!哭!”

女人尖利的嗓音,高跟鞋“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将我吵醒。

搞什么啊?我打开手机一看11:59。

楼上那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一直走来走去大声训斥自己的孩子不好好读书,让她的辛辛苦苦挣来的钱都打了水漂。

旺不旺又开始对着门口狂吠,它的举动让我心里毛毛的。

我走到门口抱起旺不旺,把整个房间所有的灯都打开。随后跟旺不旺一起钻到被窝里,惴惴不安的等待着天亮。

“奇怪,那个孩子被妈妈骂得那么惨,怎么也不哭的?”

天蒙蒙亮时,我终于支撑不住,再次进入了梦乡。被旺不旺舔醒时,已经八点多了。

我一直有晨跑的习惯,洗漱完后带着旺不旺下楼跑步。一打开门,就看到地上有几滴已经干涸的血迹。关门时,发现猫眼处也有。

“谁这么无聊?别让我抓住你,抓住你,你就惨了!”

我略有些犹豫地走进了电梯,电梯门一关,我就后悔了,那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再次袭来。

“快快快!快快快!”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祈祷电梯快些,再快些。旺不旺把它整个狗头都缩在我的怀里,浑身颤抖的厉害。

“叮咚!”这绝对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了,我抱着旺不旺,哆嗦着双腿冲向前去,飞快地打开单元门。

外面灿烂的阳光照耀在身上暖暖的,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电梯门依旧一直开着,好似在跟我冷冷地对峙着。

“啪!”单元门关了,电梯门也关了。

双腿发软的我蹲下来,缓了好一阵,才起身去超市买了些吃的和日用品。回到小区,盯着单元门看了好一会。

“算了,我还是在外面多呆一会吧。”

拎起袋子,坐在小区的椅子上玩起了手机。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奶奶颤颤巍巍地坐在我的旁边,盯着小区大门发呆。

时间不早了,今天还没有动画笔呢。就在我起身要走时,老奶奶瞟了一眼我的玉镯,慢慢悠悠地开口说话了。

“小姑娘,你这么年轻不该住到这里来。我们都是黄土快要埋到脖子根上的人了,无所谓了。你要是还有其他去处,就快点搬走吧。”

“呃……老奶奶,我只住几个月,把自己的事忙完就走了。”

“唉……那你可要自己当心了。”老奶奶递给我一个精巧的小木盒,眼睛继续盯着小区大门发呆。

“里面是符咒,掌心雷,害怕时就可以拿出来。不过符咒上的法术,用的次数越多就会越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啊?这……这……我不能收。”

老奶奶再次把盒子塞到我的手里,拍了拍我的手背。

“拿着吧,你跟我孙女一样大,我看着喜欢。”

提到孙女,老奶奶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流下几滴浑浊的泪水。低头喃喃自语:“我老太婆多希望……走之前……可以再见一见她……”

“谢谢奶奶。”我鼻子一酸,也想起了自己的奶奶,郑重的弯腰致谢。

打开单元门,我闭着眼睛飞似的跑上楼梯。一口气爬到八楼,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

“呼,还好,还好。”还好楼梯上没有发生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擦了擦汗水,我准备拿钥匙开门。关门时无意间看到,电梯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这一层,电梯门开得大大的,好像在诱惑我踏进入。

我的头发瞬间全部竖了起来“啪!”重重地关上了门。

靠在门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好奇心作祟下,趴在猫眼里看了看。还好,电梯已经上去了。

夜里,我梦到了白天遇到的老奶奶,老奶奶不断地对我说“要保护好自己,要保护好自己……”

惊醒后,拿出手机11:58分。

几秒钟后,楼上高跟鞋走来走去的声音响起,一模一样的训斥声响起,时间刚刚好11:59分!

“不是吧,这么倒霉。”我有些害怕了,想回去爸妈那边,又实在不能忍受他们吵架的样子。

还是忍忍吧,只要漫画画完,挣到了稿费,我就可以有钱租房子了。

第二天,我出门时,特意看了一眼猫眼,上面除了血迹还多了几道像是指甲刮的划痕。

突然想起老奶奶的话“要保护好自己。”我急忙退回房间,打开木盒看了看符咒,紧紧地攥在手里,心里这才踏实。

看了看外面,门也不想出了,随手点了份外卖。准备好好慰劳下自己的五脏庙,可是已经超时一个小时了,左等右等外卖师傅就是不来。

“怎么回事?”我正想打电话问问,敲门声突然响起,吓得我打了一个激灵。胆战心惊地趴在猫眼上,看到是送外卖的师傅后,才敢打开门。

门刚开了一半,一个白色的袋子扔了进来。

“住在这种地方以后就不要点外卖了!什么破地方,难找就算了,电梯还是坏的。”说完转身骂骂咧咧地从楼梯走了下去。

我注意看了一眼电梯,显示“ERO”看来的确是坏了,算了,反正我也不敢坐电梯,关门吃饭。

中午睡得正香,电话响起,妈妈哭哭啼啼地说要过来陪我一起住段时间。

这样也好

第二天,我估摸着妈妈快要来了,出门打算去接。谁知道一开门,就看到妈妈阴沉着脸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我总觉得买哪里不对劲,仔细打量下发现妈妈居然什么都没有拿,两手空空地来了。

“妈,你的手机呢?包包呢?你怎么来的?”

妈妈并不回答,面无表情的就往房间里冲。

突然,妈妈看到爷爷奶奶的遗照后,惊恐地捂住眼睛大喊:“快!快收起来!”

对了,妈妈一直跟爷爷奶奶关系不好。看到他们的遗照会害怕,也是正常的,只能默默地拿起遗照放到了客卧里。

“妈,你躺着休息下,我先去忙一会。”

我埋头画了起来,没过多久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不禁感叹:“唉呀,妈妈来了就是好。”

于是欢快地起身准备去吃饭,走到厨房,厨房里干干净净的,根本没有做过饭的任何迹象。

去次卧找,妈妈正直愣愣地站在窗户前发呆。

“妈,你在干什么?我还以为你在给我做饭呢?”

妈妈半天没有回答,如同没有听到一般。奇怪的是,我却知道妈妈在笑,快要抑制不住地笑。

“妈,别跟爸爸生气了。我去楼下买点菜,晚上你给咱们露一手,好不好。”

妈妈有些着急地回头“别去,妈……妈……不饿。”

看到妈妈的样子,我被吓得眼泪快要飙出来了,妈妈的五官都泛着青紫,唯独整张脸煞白煞白的。

“妈……”

妈妈意识到了什么,快速转过身去,嘶哑的声音响起:“妆……哭花了。”

“化妆?妈,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时尚了。那我去买菜了,晚上你给咱们露一手哈。”

我总觉得妈妈处处透露着古怪,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算了,大概离婚就是会把人折磨得心性大变吧。

随后拿上小木盒出门了,买好菜后,怕妈妈等得太久了,提着袋子撒欢似的跑上了楼梯。

条件反射似的,我还是回头看了一眼电梯。

ERO

“怎么搞的,电梯又坏了。”

准备开门时,我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电梯是坏的,那妈妈为什么会从电梯里走出来呢?”

家里也是异常的安静,往常,我开门时旺不旺早就迫不及待地挠门“汪汪汪”地叫起来了。

我的额头一片冰凉,右手哆嗦着擦了擦,全是冷汗。

开还是不开呢?

正在纠结,门“咔嚓”一声自己打开了。

“妈妈”背对着我站在客厅中央,无风自动。

她到底是什么?要伤害我的话,明明刚才有那么多的机会。

“你……你……在等什么?”

“妈妈”的容貌被披散的长发遮了起来,机械的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等……太……阳……落……山……啊……”

突然,“妈妈”桀桀怪笑着扑了过来。

“啊!!!”金光万丈后

“妈妈”凄厉地惨叫了一声,化为烟尘。

我瞬间瘫软在地,半痴半傻地看着手中的掌心雷,整个人像丢了魂一般。

原创文章,作者:人间枝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1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