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具现化少年的超能力游戏》小说章节目录侯极,许地山全文免费试读

天色已经渐渐阴沉下来,看这冷风吹的似乎是要下雨。

安属路安置小区里倒是有些热闹,几个高龄大妈在小区广场里穿着花花绿绿的裙子、扭着肥硕的腰肢跳着广场舞。

大门口的门卫室里坐着一个常年打盹的老保安,似乎他的职责就是坐在那里,在清醒的时候跟来往的邻居们打个招呼。

月问穿过小道抵达安属路小区侧面的围栏,似乎是觉得走正门太过显眼,他蹑手蹑脚地翻过围栏跳进小区内,小区一共五栋楼,月问一路有惊无险地抵达了一号楼,从楼道间的窗户处翻进了楼道里。

这是一栋矮旧古朴的小楼,楼梯房,一共四层,每层两户人家,房型老旧且楼道间无人打理,连楼梯背面都长满了青苔,很难想象这里居然还住了这么多人。

其实大多都是些念旧的老人和一些寄养在老人家里的孩子,别看安属路安置小区现在这般破旧光景,放在六年前,安属路安置小区也是盛极一时的好房源,价格便宜,附近的安属路还是一条商业街,小学初中高中都围绕着安属路建立。

只可惜六年前在月问家发生了那一起骇人听闻的案子,这才让小区内的年轻人都早早地搬了出去。

现在就连安属路上的店铺大多都关门歇业,还开着门的——包括安属路小卖部——无一不是年年亏损。

在这种时候小卖部老板还肯收留未成年的月问在店里打工,每个月发给他600元一月的生活补助,这份恩情月问必然不会忘记。

一码归一码,月问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回家拿回那件东西。

由于一号楼只有一条楼道,月问的右手揣进自己夹袄的兜里捏着那柄从小卖部带回来的餐刀,左手紧了紧自己脖子上的紫色围巾,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四楼。

门牌号142。

月问抬头打量了一眼自家门楣处的金属门牌,确认无误之后左手掏出钥匙轻轻插入锁孔,在一声细微的咔嗒声后,房门应声而开。

而在下一瞬间,月问浑身汗毛倒竖,他轻轻楚楚地看见了只打开一条门缝的房门处横着一个已经被破坏了的简易报警器!

而在他的身后,似乎有什么人的气息在快速逼近!

月问右手抵着口袋里的餐刀,左手保持着扶在门把手上的姿势,猛然回头望去!

“哎呦!月仔?”

月问的身后传来惊呼,吓得他差点要掏出口袋里的餐刀捅过去。

不过这个声音确实有些耳熟,若不是月问先行回头看清楚了来人,他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上刺刀了。

“兰婶,你吓死我了,你怎么走路都不带声的啊?”

月问身后站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脸上敷着厚厚的化妆品,她是住在月问隔壁141的邻居,大龄剩女,在月问的印象里那是跟程老板浑然天成的一对儿,平日一个人住着,对月问格外热情。

这栋居民楼一层就两户人家,兰婶对他热情点他倒也能够理解。

“我家刚煲了鸡汤,你要不要来尝一点?”兰婶笑的灿烂,神似一朵盛开的菊花。

月问义正严词地婉言谢绝:“不了不了,我刚下课回来,功课还没做呢。”

月问和兰婶心照不宣地笑着,然而内心都在冷笑:

月问:“骗鬼呢你,脸上抹着胭脂手上还提着你最贵的那款挎包,一看就是要出门相亲,怎么可能恰好煲了鸡汤?”

兰婶:“得了吧你,我可都听说了,学校布置的作业你从没做过。”

可就在月问准备推门进屋的一刹那,兰婶忽然问道:“对了,我刚刚做饭的时候还听见你家房门关上的声音,怎么这会儿你还没进屋?”

月问身上的冷汗登时就下来了,他随手关上了自家房门。

如果兰婶没有说谎,那在兰婶做饭的时候会是谁关上了月问家房门?

有谁进入了142室!

他有些哆嗦地看着兰婶,越看越觉得兰婶眉清目秀:

“那个,兰婶,你刚说你煲了鸡汤,我忽然就想尝尝了,还有剩的吗?”

“当然有,快进屋吧。”兰婶顿时乐呵呵地笑了起来,掏出钥匙打开了141室的房门,自顾自地走了进去,“家里有些乱,你别嫌弃。”

随后,月问想到什么似的开口问道:“对了兰婶,你昨天答应帮我补的衣服补好了吗?”

兰婶依然笑着:“当然补好了,快进屋吧,鸡汤都要冷了,我顺便把衣服拿给你。”

“兰婶,我就不进去了,在外面等你就好了。”月问连连摆手,眉头紧皱。

“别害臊嘛。”兰婶肥硕的手伸出门外,直接向月问抓来。

月问回身躲闪,右手从口袋里滑出,直接一刀对准兰婶的手剁了下去!

“当!”

仿佛一刀剁在了什么金属上,月问手中的餐刀直接卷刃!

“兰婶”肥硕的手似乎受到了刺激般缩了回去,她整个身体在承受了餐刀上传来的巨力后,都是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当月问再看去时,“兰婶”的模样已然变换,整个身体从头到脚往两边撕扯开来,钻出了一个“地中海”式秃顶、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

也不知道刚刚月问一刀砍中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发出叩击金属的声音!

“小子力气还真大,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中年男人有些好奇地盯着月问,在他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他用自己的能力从没有失手过,一切都还原了月问印象中的“邻居”的模样、性格、声音甚至是说话方式!

怎么可能被认出来!

此时月问与他的距离就只有短短两三米,月问可没工夫和他近距离扯谈,见这一刀将对方打回原形,他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着楼上跑去!

楼下是正在跳广场舞的高龄大妈们,如果往楼下跑,这些大妈想必也会遭殃!

“喂喂,你还没回我话呢,这样很不礼貌啊小朋友。”地中海中年也追了过来,只是他刚从房门口露头,隔壁142的房门也应声打开。

一个戴着摩托头盔的家伙从142房间内走了出来!

“谁他妈要你妨碍我的?要不是你掺和这一脚,他现在已经死了!”摩托车手怒喝出声。

“别吵吵,赶紧给我追!”

地中海中年也是十分懊恼,他完全没有摸清楚这个少年的脑回路,刚刚在马路上的追逐战也是这样,这个少年似乎总能干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

而且刚才那个少年还毫不犹豫地一刀砍向了自己的邻居,那凶狠的样子分明是已经心中有数!

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栋居民楼总共就四层,通往顶楼天台的楼梯间里摆放着诸如废弃的沙发、盆栽、宠物笼、瓶瓶罐罐等各式各样的杂物,几乎无处落脚,但看月问在杂物中穿梭的敏捷程度,明显是对这里十分熟悉!

月问眨眼之间便冲了上去,关上了通往顶楼的大铁门!

两人一路追着少年冲上了顶楼,中年男人所处的位置虽然离楼梯口更近,但奈何体力稍逊、灵活性更差,很快便被摩托头盔赶超,摩托头盔抢先一步冲上顶楼、冲过楼道,推开了顶楼的大铁门!

然而呈现在他们眼前的顶楼,空无一物。

准确来说,除了顶楼处裸露的避雷针和防坠围栏以外,什么都没有。

两人四下里搜寻无果后,同时想起了什么,一齐探头往楼下望去,然而楼下只有在跳广场舞的大妈,哪里还有月问的影子?

“喂,你确定那家伙上来了吗?”中年男人气喘吁吁地问道,刚刚那点运动量就已经让他有些吃不消了,“总不可能从这里跳下去了吧?这里可是四楼!离地面起码十米高!不死也得摔个半残!”

“关个门的功夫你说他还能跑哪去?”摩托头盔怒道,“你的能力呢?用你的能力找!”

“不行,‘尽快回家’这个‘暗示’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而‘我是他的邻居’的这个‘暗示’刚刚已经被莫名其妙地破坏了,我和他的脑同步彻底清零,下一个指令必须找到他本人才能继续植入。”

摩托头盔一脚踹在防坠围栏上:“都他妈怪你,要是他刚刚进了142就必死无疑,我自己能搞定你非要来抢人头!”

“你自己没有得手还非要来怪我?”中年男人不甘示弱,“那在马路上你为啥没有杀了他?”

“谁特么知道那小屁孩身体素质这么好?抱着个人都能后空翻!”

……

听着天台上两人的争吵,月问从废弃沙发底下钻了出来,轻声下楼,钻进了敞开着门的142室。

在那种紧急情况下,没有人会想到少年跑到天台上只是随手关上了天台的铁门,没有进去而是直接钻进了旁边楼道间里的废弃沙发底下。

而且,让兰婶缝补衣服?别开玩笑了,月问向来是躲着兰婶出门的,怎么可能还让她帮自己缝补衣服?

原本月问只是抱着试探心理这么一问,结果还真给他试出来了!

还有人能变换成别人的模样?

这特么怎么又多出来一个黑科技!

难道真如“那个人”所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超能力”?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那个人”留在月问这里的东西,就绝对不能弄丢!

月问的房间里一片狼藉,明显有被人翻找的痕迹。

看到这一幕,月问更加急不可耐的扑到自己床底下,掀开了墙角的某块地板砖。

那块凹槽中央空空如也,月问的心也随之一空。

东西不见了!

该死!这意味着“那家伙”会从监狱里出来!迄今为止的安宁日子也要到头了!

东西应该还在那个摩托车手手里!

月问脑海里闪过“必须去阻止他们”的念头,一起身就听见头顶上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青花?!!”月问大惊失色,那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程守石那个老家伙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原创文章,作者:徒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0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