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具现化少年的超能力游戏》小说章节目录侯极,许地山全文免费试读

在青花生活的地方,有很多很多拥有超能力的孩子。

他们都是六年前那场灾变中的幸存者,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有许多人在一夜之间获得了神奇的力量,他们互相之间展开杀戮,不只是超能力者,也杀害了许多无辜的普通人,华夏军方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才让整个事件平息下来,并开始收容那些意外觉醒了超能力的人。

有许多人不愿意接受政府的管理、控制,选择隐瞒超能力,装作普通人在社会中生存。

那些上报了的超能力者,大多都是些孩子,他们都是被家人含泪上报给国家的,原因有很多,譬如,那些孩子的年纪太小,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突然得来的力量,因此经常误伤了身边的人。

当然,也有像青花这样的例外,她是自己不顾家人的反对,主动申请接受华夏管理的。

于是她就这样在“C省国立超能学院”学习了六年,理由很简单——

她想要变强。

强到能够找到六年前那个杀害了她父母的能力者,然后亲手将那个该死的混蛋绳之以法。

不过可惜的是,她的能力比较特殊,被老师们归类为——非战斗型超能力者。

所有人都不建议她独自寻找真凶。

那名凶手能够在杀人之后悄无声息躲藏六年,绝非等闲之辈。

找不到还好,要是真让她碰巧撞上了,凭借对方的能力,她完全就是去白白送死。

她需要找到一个足够强大的搭档协助她,至少,要是一个能够真心实意帮助她的人,哪怕对方的条件是要和她结婚也无所谓。

可是在那所学校里,同龄的孩子们都幼稚得像一群白痴,整天炫耀自己的能力有多牛逼,却没有一个真正上的了台面的。

而老师们显然年龄大了点,要是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嗯,她可能接受不了。

总之……对于她不喜欢的人,她才不想和那种家伙搭档呢!

而此时此刻她眼中的这个少年,虽然不是超能力者,但却能够和这些超能力者斗得有来有回!

这种事情甚至连她的舅舅——许地山警官在没有装备的情况下都很难办到!

身体素质和智商都没有问题!

最最最重要的是——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帅的。

“请和我结婚吧!”

小卖部里,少女对着同样藏身于货架后面的少年这样说道。

此刻少年正扒开货架上的商品观察店铺玻璃门外的大街,在听到这无厘头的问话后僵硬地扭转脖颈看向少女:“哈?”

而另一旁站在柜台后的老板,则再度捂着胸口弯下腰来仿佛中风抽搐。

“哼哼,我是说认真的啦,你也不用太自卑,老老实实和我结婚就好啦,以后只要是在C城的范围内,都有我罩着你。”青花得意地拍拍自己的胸脯。

月问额头上的青筋猛跳了几下——现在是谁在保护谁啊!是谁给你的自信嘚瑟的!

“你要是再这样疯疯癫癫的,我现在就把你丢大街上去!”

月问实在搞不明白这怪女人到底哪根筋不对,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她是个蛮正经的骗子,结果到头来是个胡搅蛮缠的主儿!

“这次我真的没骗你啊!我舅舅是C省公安部尧城大队队长,一级警司啊!在C城绝对能横着走!”

青花此刻就像那只喊着“狼来了”的孩子,不管她说什么月问都不打算再相信她了。

“你舅舅要是真如你所说的,他有你这样狐假虎威的外甥女,只怕是连投河自尽的念头都要有了。”月问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往外头看了一眼,示意青花小声一点。

“……”青花仔细回忆了一下,她的舅舅好像还真跟她说过想要投河自尽的话。

此时外面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摩托车的声音了,月问趴在地上侧耳倾听了一下,确认外头已经没有了动静以后,立即站了起来,对着青花道:

“听好了,你现在待在这里等警察来,哪也别去,这个老板大叔会保护你的,虽然看着不太靠谱,但那一身腱子肉也是跟我一起练过的。”

“你要去哪里?”

“与你无关。你别再跟过来了,可能会很危险,我没有开玩笑。”月问反复叮嘱道,不过似乎觉得不太保险,他又抬头对着老板喊道:

“别让她到处乱跑,真的很危险。”

老板倒是满脸哀怨地看了月问一眼,摆手道:“男人嘛,我懂的,你去吧。”

不是,你到底懂了什么?我们说的是同一件事吗?

月问狐疑地看了老板一眼。

不过他也没有心思管这些事了,家里的那件东西对他真的很重要!他必须回去取!

他走到小卖部深处,推开仓库的门钻了进去,在仓库里有一扇通向小卖部后方不知名小道的窗户,只要穿过这条小道就能直接抵达安属路安置小区!

月问之所以走这条小道,一方面是为了赶时间,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那个摩托车手可能会在大街上守株待兔。

毕竟月问的书包还在大街上,摩托车手守在书包旁边也是有可能的。

这条偏僻小道月问赶时间回家的时候走过许多遍,除了杂草丛生以外还是十分安全的,鲜少有人知道还有这么一条路。

被月问强行留在店里的青花撅了撅嘴,望向小卖部老板:“你和他又是什么关系?看样子他对你很熟悉?”

“我叫程守石,小月月是我的员工,这么些年下来我也算是他的半个父亲了吧,看着他一天天长大我也挺欣慰的,”见月问不在,程老板的话匣子就放开了,他有意无意地扫了青花的胸部一眼,“不过那小子的审美还有待提高,回头我得好好给他上一课。”

青花没有注意程老板的后半句话,环视了这个不大的店铺一圈,问道:“不过我看你这里也没什么顾客来,还得非法养着个未成年的员工,你拿什么付的工资?”

青花的舅舅是警察,所以青花耳濡目染之下也大概懂一点律法,她知道在华夏雇佣未成年员工是违法的行为。

程老板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这小姑娘小小年纪还懂这些,随后他摇摇头道:“以前在大城市经商,有些积蓄,六年前在这里开了店,本以为可以安安心心养老,可谁知道出了那种事?吓得周围的居民都搬了出去,这条街也就没什么人住了,没有人住就没有顾客,街上一起开店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搬走了,本来,我看着没有奔头,也打算搬走的。

“可是我忽然想到,这一带还住着些腿脚不便的老人,要是连我也走了,那些老人就得绕好几条街去学校那边买菜和生活用品,实在不方便,而且小月月那家伙也是个苦命孩子,从小就没有爹娘养,我在这边也好照看他,所以我就算亏本、犯法,也还得在这里做下去。”

程老板说罢长叹一口气,他也是心软,自从六年前遇到了那个倔孩子,一动情就再也没有离开了。

“不提那个了,”他从柜台里抽出一盒软糖,递到青花面前:“来,尝尝,小月月小时候特喜欢吃这个——”

画面定格。

程守石保持着抬手递糖的动作,满是络腮胡子的脸上也定格着笑意,不过那笑容里似乎藏着某种感伤。

除了青花以外,小卖部内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灰白色,仿佛老旧相机的底片,时间彻底停在了上一秒。

“唉,这么快就静止了,本来还以为可以问出更多信息的。”青花捻起程老板手中盒子里的一颗糖,剥开糖纸,那里面的糖似乎也变成了灰白。

青花将灰白糖塞进嘴里,一股沁人心脾的甜蜜从舌尖弥散开来,她扭头推开店门,朝安属路安置小区的方向走去。

在这个由月问记忆构成的世界里,月问离开的地方很快就会彻底静止,然后会有一堵无形的墙壁推着青花朝着月问的方向前进,所以,就算青花想要留在店里也根本做不到!

青花测试过,自己的行动范围是记忆主人周围半径为三百米的球形区域。

而且无论记忆主人是否愿意,他记忆中“认为的事实”就一定会发生。

注意,是“认为的事实”,而不一定是真的事实。

就比如说,假如记忆主人认为自己在路上踩了一坨狗屎,而事实是踩到了一团烂泥,那在他记忆的世界里呈现出来的就一定是一坨狗屎,而且会被记忆主人的情绪影响而放大变形,原本只是一团巴掌大的烂泥也许会在记忆世界里演变成脸盆大小的狗屎。

青花在月问的记忆中感受到的抽象画面极其稀少,大多是对真实现实的完美复刻,在这一方面,月问的记忆比青花曾经进入过的大部分记忆都要显得更加真实而复杂。

这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月问的记忆力非常好,而且十分理性,这也是为什么青花在刚从学校里来到大街上的时候惊呼月问的记忆力真好的原因。

因此,只要青花不主动告诉月问他在自己的记忆里,她要从月问的记忆里破案的计划是完全可行的!

而且说不定他还能够成为青花的搭档!

“当然,我进这个记忆里主要还是为了帮舅舅破案,才不是因为什么小白脸!”

原创文章,作者:徒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0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