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具现化少年的超能力游戏》小说章节目录侯极,许地山全文免费试读

安属路警视厅内,在这个只有一张桌子三张凳子的小小审讯室门口,站着三个坐立不安的民警,他们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们眼前的这一幕场景。

而在审讯室内的一张椅子上,少年仰面躺在靠背上,似乎已经睡得不省人事。

“那个,队长,你刚刚说啥我没听清……”侯极脖颈转得十分僵硬,他看向许地山,而眼前那个一向对任何事情都胜券在握的队长似乎也有些束手无策。

一旁的温馨开口建议道:“队长,要不我把那个孩子摇醒?”

“不行绝对不行!”许地山一个激灵,立即回绝道,“虽然我也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但那样说不定青花就出不来了,绝对不能冒险。”

“队长,你刚刚的意思是你家小外甥女刚刚跑到那小子的脑袋里去了?”侯极还没从刚刚许地山给的信息中绕出来。

“准确来说,青花应该是进去了他的记忆里,然后因为强行闯入记忆导致少年的意识受到了冲击,所以他直接昏迷了,”许地山纠正了侯极的用语,“该死,我就不该带她出来上班!”

“不是,这……这能力也太诡异了点吧,你说那种会喷火会变石头的超能力者我还能够理解,可我才看着她跑进这扇门里,连那小子的人都没碰到怎么就跑进他的脑……他的记忆里了?”侯极比划了一下审讯室的门,仔细回忆了一下,“序列里有这么诡异的能力么……”

“有,”温馨调出一份秘密文件,“不过好像在较高的序列里,我的权限只能看到一小部分,不过根据刚刚她使用能力的特征,她的能力是……”

“序列523,逐日者。”许地山道,“好了这个问题不重要,问题是我们该怎么把她弄出来。”

“等会,等会,”侯极总算理顺了逻辑,“她刚刚的意思不是想进那小子的记忆里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这是好事啊!这样一来案子不就破……”

侯极还没说完,可当他抬眼看到许地山阴沉的表情的时候,又怂得闭上了嘴。

“这个能力也是有利有弊的,”许地山紧锁着眉头,喉咙里的字一个一个地往外蹦,“如果她在这个少年的记忆里死亡,那她就会迷失在少年的记忆里永远也出不来!”

…………

此时此刻,深巷之中。

少年抱着少女腾空而起,四肢在空中扭曲成一个诡异的保护动作,而在他们身下,那辆摩托车疾驰而过,即将装上他们身后的红砖墙!

“他刚刚的动作……是在保护我?”青花双颊微红,她确信自己没有看错,这个少年借着腾空转体将她的身体大面积遮蔽住,很明显是为了防止身后那辆即将撞上墙的摩托车发生爆炸,从而对她造成伤害!

青花很确信少年不知道他在自己的记忆里!

而且此时的少年没有之后的记忆,他不知道自己之后会成为犯罪嫌疑人被带到警察局,对于少年而言,此时此刻就是此时此刻。

少年的记忆力非常好,好到他会记住很多细节和场景,完完全全地呈现给青花,让青花都有些怀疑这里是不是现实世界。

记忆力超群的少年不会怀疑自己的记忆。他肯定完全相信这里就是现实,而他在使用血肉之躯,下意识地保护住了青花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

“人倒是意外的是个好人……”青花嘀咕出声,拽紧了少年的紫色围巾。

少年悬在半空的身体绷紧,可预想中的爆炸声并没有传来。

他微微侧头,诧异地发现那红墙依然还在,而那一直紧追着他们二人的摩托车已经消失不见!

月问护着青花,转身背部着地侧滚了几圈,抵消了冲势之后迅速站了起来,顺便松开了怀中的女孩。

青花仰面躺在地上,脸蛋红彤彤的一副还没缓过气来的样子。

“幻觉?不对,车子的轰鸣声绕到了墙后!”

月问侧耳倾听,隐约还能听见摩托车的轰鸣声从墙后传来,甚至还有刹车片过热发出的刺耳摩擦声!

“开玩笑的吧?”月问瞬间明白了——

那家伙骑着摩托车从这面墙中间穿了过去!

而且听声音,似乎还想要回头再冲出来!

月问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这人能开着摩托车若无其事地从墙中穿过,他一把抄起还在地上晕头转向的青花,披在背上之后拔腿就往外面跑!

“这都什么黑科技!为什么他能穿墙!”月问一边跑,一边满脑子问号地回头往后看,试图亲眼见证那家伙从墙里出来的画面。

不过月问也不想试试看那摩托车会不会穿过自己的身体,毕竟命只有一条,还是得省着点用。

不过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月问频频回头,却始终没看到那人开着摩托从墙里出来,应该是被什么意外给耽搁了,月问趁机从小巷里钻出来,转身就往自己家的方向跑。

无论那个摩托车手的目标是谁,他肯定会以为月问死里逃生后立刻会去安属路警视厅报警,因此极有可能在去往警局的路上围追堵截,万万不会想到他还敢往自己家里跑。

不过月问也不急着回家,万一摩托车手刚好从小巷里出来,看到他往家里跑的背影就尴尬了。

所以,必须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头,顺便报警!

月问的山寨牌老人机此刻还在家中躺着,毕竟他是个初中生,学校也严禁手机入校,所以他干脆就没有带,反正带了也没有什么亲人可以联系。

“你有手机吗?”月问侧头问身后背着的少女。

“哈?你说啥?”青花趴伏在月问的背上,大脑中正在进行自我攻略,完全没听青花说了什么。

月问眼白一翻:“我就不该问你……”

倒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月问闪身推门进入街角处的一家营业中的店铺,然后砰的一声把玻璃门紧紧关上。

“安置路24小时便利店欢迎……嗯?小月月?”店门口的柜台后站着一名四十多岁的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光头,堆着满脸“核善”的笑。

这里是安属路小卖部,月问日常打工的地方,不过说是小卖部,倒也没什么人来光顾,毕竟这条街上人烟稀少,偶尔也就几个老主顾照顾一下生意,买点速食食品和一些生活必需品。

当络腮胡子看清楚闯进小卖部的紫色围巾后,他差点急得跳起来,“我他娘的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关门轻点关!你这要是把我家玻璃门摔坏了,你以后就别想来上班了!”

月问将青花从肩头放下,回头望了一眼,看到店里和往常一样一个人也没有,他这才放下心来。

至于老板所说的别来上班……嗯,月问倒是不担心,别看这老板长得凶神恶煞的一脸络腮胡子还说着难听的话。其实内里是个八卦的逗比,还特别喜欢开玩笑。

“老板,我有急事,手机。”月问脸上的神情严肃,他简明概要地跟老板解释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丝毫没有想要跟老板开玩笑的意思。

老板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也因为对自己的这位小员工有一定的信任基础,倒也没说什么,识趣地将手机递过去。

“……我在安属路105号,对,这里发生了恶性开车撞人的事件,对,有四五辆小轿车的样子,麻烦多派些人手,嗯,我叫雷锋……”

听着月问的报警电话,老板的脸色一阵变换:自己店外面这条街都没什么车辆经过,哪来的什么恶性开车撞人事件?

不过再看看月问打电话时的严肃认真的表情,老板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的判断了,索性不去想这个问题,扭头看向和月问一起进来的女孩。

女孩穿着红卫衣,乌黑的长发有些凌乱地搭在兜帽上,她站在月问身旁,一副花痴相死死盯着月问,看得老板又开始犯迷糊了:“真是怪事了,你是小月月的女……同学吗?”

老板毕竟是个外人,也不太好直截了当地问,所以拐了个弯问女孩和月问是什么关系。

讲道理,这女娃娃长得还真挺水灵的,可这是小月月能勾搭上的吗?他不是说他在学校里不怎么被人待见吗?怎么这会儿带回来个女娃娃?

而且还是被小月月背进来的,想必两人的关系不会简单!

青花这回听清楚了老板的话,她自豪地指了指月问,又拍了拍自己贫瘠的胸脯扬言道:“他?我的人,懂?”

老板瞬间如同五雷轰顶,整个人几乎要垮了下来。

“沃日,居然是真的?!我程老汉四十好几的人,人至中年却不知女人味,现如今连十四岁的娃娃都有了女人……”

“该死的小月月,我还以为你和我是同一个汪汪队的好队友,没想到你居然抛弃前辈擅自离队!”

老板内心里的妈卖批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他深受打击地捂住心口,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青花的话——

“这种话无论怎么回答都会显得我很可悲好吗!”

月问打完电话将手机放在柜台上,一时没搞明白为啥老板会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还仇深似海地望着自己。

不过不重要。

月问在心里思忖着别的事情,他有一样东西必须回家去取,那东西是“那个人”给他的,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别人发现。

事情还远没有结束,逃到这里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需要躲避追击还需要用老板的手机报警,月问并不觉得自己能就此完全甩掉那个疯子,他需要一定的保命手段,哪怕是心理安慰也好。

他径直走到生活用品区,抽出一把没开刃的餐刀拍在柜台上,看得老板眼睛都直了。

“老板!我家餐刀不见了,在这儿拿一把,从我工资里扣!”

“你特么买就买,买把刀跟打劫似的干什么!想造反呐?”

月问没时间辩解,将餐刀揣进兜里,就在这个时候,他仿佛感应到什么一般,回头朝店门口望去。

街道上隐隐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

那家伙从小巷子里出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徒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0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