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具现化少年的超能力游戏》小说章节目录侯极,许地山全文免费试读

教室里的光线是那种让人不安的暗黄色,老师们嗡嗡的讲课声在放学铃响起的那一刹那被掩埋。

拉椅子的声音,甩书包的声音,还有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每个人都吐露着各自张扬的心声,好像少说一句话就会有被忽视的危险,他们一声叠着一声,比大剧院的交响曲还要热闹。

与之一起弥漫过来的还有门外游廊上刺鼻的消毒水味,经过门口的几个学生会皱起眉头钳着鼻子还踮着脚,但就是闭不上嘴。

几个人嘴里叨叨着什么头也不回地溜远了。

好吵,又下课了吗?

月问昏昏沉沉地彻底睁开眼,教室里暗黄色的光线重影很快渐变为灿金色,冬日的斜阳透过后排的窗子铺盖在月问身上,却感受不到一点温暖。

隐隐有寒意入体,月问哆嗦了一下,裹紧了脖子上的紫色围巾,抬头看去。

教室里空无一人,讲台前的黑板似乎刚被值日生用沾了水的抹布擦过,残留着大片大片的深色湿渍,所有人的凳子都被四脚朝天倒放着摆在课桌上——除了刚从课桌上醒来的月问。

悬在教室后墙高处的挂钟指向下午的五点四十七。

嗯,已经放学了。

“也对,没有人会叫醒我。”

月问一声不吭地站起来,收拾书包,把凳子倒过来摆在大家所期望的位置上。

前后门都锁上了,值日生似乎没有意识到教室里还有一个人。

“他们是故意的。”

月问回忆了一下,今天的值日生似乎是方文豪和何小陆这两个男生。

不知道为什么,班里总有些人会这样对付沉默寡言的月问,明明他总是谦让着大家,可是在被老师点名表扬之后,大家又总会觉得这样的月问很假很虚伪。

“明明他自己成绩更好,为啥非要把这次出国交流机会让给别人?”

“他就是做这个样子来博人同情吧?”

“果然老师还是把机会给他了。”

“呐,你看,果然是个心机男。”

“还有啊,凭什么他上课睡觉老师不管?”

“他就是个没人养的贱货,别跟他玩。”

诸如此类。

至于上课睡觉?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晚上要去安属路小卖部打工,白天还要来学校上课,根本没有时间睡觉,单凭每月发放的600元补贴金,很难养活一个正在长身体的青春少年。

更何况,除了吃穿用度、电费水费,他总归有些别的需求,譬如每个月必须充值的大会员——用来看《名侦探柯X》。

他刚开始上课睡觉的时候许多老师也曾想管过,但当月问摆出自己的经济需求时,他们又都沉默了,非亲非故的,谁愿意平白无故给自己添上这么个负担?

而且,当月底成绩出来的时候,月问的成绩永远是榜上有名,于是老师们就说,只要月问的成绩不下滑,他们也不打算过问月问睡觉的事情。

对于月问而言,取得好成绩是很简单的事情,无非是能记住多少公式、语法、单词、规则,再将它们进行简单的排列组合。

成绩的好坏只是由每个人记忆所需的时间长短不同、用在学习上的时间不同决定的,仅此而已。

在确定了前后门锁紧了之后,月问又看向窗户,由于教室建成的年代久远,这间教室里的窗户插销大多是坏的,为了防止有人从外面进教室偷东西,学校后勤部那帮人把这间教室所有通向走廊的窗户都封死了,除非破坏这些封口,否则通向走廊的窗子根本打不开。

月问没打算把门窗弄坏,毕竟弄坏了他也赔不起。

而月问的教室在四楼,另一侧朝向教学楼外的窗户虽然能够打开,但距离地面尚有十米左右,没有着力点根本跳不下去。

不过对于这种情况,月问并不担心。

他观察过教室门锁的构造,这是一把球形执手式的筒式机械锁,门扇两侧镗圆孔对穿安装,两侧相连,内部结构非常简单。

他只要把自己钥匙串上的铁丝圈绷直、折角,形成一个简易的开锁器,探入锁孔内部拨弄卡簧就能打开。

可行,但是没有必要,因为还有另一种更保险的方法。

他记得学校保安室的排班表,现在的时间是五点四十九分,十分钟后会有学校保安来巡逻,把还在教室逗留的同学赶走。

月问大可以等到那时再离开教室。

他再次伸手裹紧了脖子上紫色围巾,将凳子放下来,书包丢在地上,趴在桌子上继续睡觉。

“遇到问题,判断局势,思考至少两种以上可行的解决方案,并采用其中最合理的方法解决问题。”这便是月问从“那个家伙”身上学到的生存方式。

可他刚趴上桌子,却忽然听到教室门开的声音,月问回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红色卫衣戴着红兜帽的女孩站在门口朝他招手:

“同学,大家都放学了,你怎么还一个人留在教室里?”

女孩的年纪和月问相仿,有着一张极为精致的娃娃脸,皮肤白皙,身材高挑,唯一美中不足的也许是她的胸部还没有发育完全。

这是谁?月问有些疑惑。

同一个学校的同学?

一般情况下,分辨一个人是不是本校学生可以通过是否穿着本校校服来判断,而夕阳区第一中学虽然有统一的冬季校服,但由于学校发的冬季校服尺寸都偏小,又没有起到该有的保暖效果,所以学校没有冬天穿校服的强制要求。

这也就导致无法从衣着上分辨一个人是不是本校学生,有时甚至会出现长相老态的同学被一群学生喊老师好的尴尬场景。

但月问从没在学校里见过这个女孩,他的记忆力很好,在他的印象里没有,那就绝对没有见过。

而且长相如此出众的女孩,他要是见过的话,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似乎是意识到了月问想问什么,女孩展颜笑道:“别这么看着我,我是转校生啦,你没见过我也正常。”

“噢,谢谢。”

月问收拾好座位,背上书包就要从女孩身边走过去。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女孩见状立即跟上,揪着月问衣角不放,“你好歹问一下你的救命恩人叫什么名字吧?”

“第一,我不认识你,你也不是我班上的同学,我没有必要做多余的事情去认识你是谁,反正也不可能再有交集,第二,你随口找的借口很蹩脚,你根本就不是我们学校的转校生,对一个见面第二句话就是假话的人,我没有必要知道你是谁,”月问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女孩,“第三,我不知道你没有学校钥匙是怎么打开我们教室门的,但是十分钟以后会有保安来巡楼,我是一定能够出去的,而且就算保安不来,我自己也能够出来,从这一点来看,你不是我的救命恩人。”

“老老实实问一下我名字有这么难吗……你可真不讨人喜欢,白瞎了这张好看的脸,”女孩哼了一声,随后又狐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你们学校的转校生?”

“我猜的,”月问回复得很快,“你自己招了。”

“我……”女孩一时语塞,她懊恼地皱了皱鼻子,“我特么赌你一辈子光棍没人要。”

“呵呵。”月问冷笑了一声,没再搭理她。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校门,赌气似的谁也没说话,只是女孩一直跟在月问身后,跟个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

月问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个女孩面前如此心浮气躁,就好像他们两人生来就是一对冤家。

原创文章,作者:徒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0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