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具现化少年的超能力游戏》小说章节目录侯极,许地山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思维具现化少年的超能力游戏

小说:都市

作者:徒图

简介:“你相信超能力吗?”在光与影的交汇处,漂亮女孩这么问道。在满目霓虹的城市背面的阴影里,是不为人知的喜怒哀乐。少年月问因为一场意外,被卷入了超能力者的战争中,暴徒、枪械、谋杀、威胁、阴谋,委身于阴影的少年,“你拥有思维具现化的能力。”燃尽黑暗的少年啊,你的瞳孔里是永远燃不尽的、无拘无束的野火。

角色:侯极,许地山

《思维具现化少年的超能力游戏》小说章节目录侯极,许地山全文免费试读

《思维具现化少年的超能力游戏》第1章 少年与罪业(一)免费阅读

深夜,隆冬,小雨,安属路警视厅内,少年有着一副清澈阳光的面孔,穿着洗得有些褪色的大夹袄,脖子上围着厚厚的紫色围巾,他端坐在漆黑房间里的椅子上,双手紧握,双腿局促不安地轻微抖动着。

有两个人走进漆黑的房间里,其中一个人打开了白炽灯,突然从黑暗置身于光明,少年的双目不适应地眯了起来,抬手挡在额前。

进屋的两人坐在少年面前长桌的另一端,与少年面对面坐着。

“你叫什么名字?”左边那个穿着便服的、五十岁左右的年长民警柔声询问道。

“月……月问。”少年有些紧张地回答道,双目不自觉地四处张望,似乎是想要好好打量一下周围的布局。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唯一的一个门还在两名警员那一边,四面似乎都是墙,没有窗户,空气十分沉闷压抑,整间屋子被一张桌子、三张凳子、三个人几乎要填满。

“不要东张西望!”右边那个二三十岁左右、穿着警服一脸凶相的民警突然开口呵斥。

月问脖子一缩,小声应答:“好的。”

“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便服民警慈眉目善,按住了自己脾气有些暴躁的同事。

“我,我不认识啊,我今天只是正常地放学回家就……”月问满眼的失神、无助,眼泪都急的要掉下来了。

“闭嘴!问你什么就答什么,不要说多余的话!”制服民警似乎嫉恶如仇得有些过头了,大吼出声,口水都要越过长桌喷到月问脸上。

“我真不认识他啊,警察叔叔……”月问脸上看起来似乎极度委屈,但又因为民警的警告不敢多说话,想要为自己辩解的话语堵在喉咙里,越看越想要哭出来了。

“好了好了,你这么大脾气干什么,”便服民警低声劝了劝制服民警,随后对月问和颜悦色地说道:“月问小友,我呢,叫许地山,这位大朋友人如其名,叫做侯极,因为出了命案,我这位同事也是比较着急,还请你见谅,这样,我让他出去走走冷静一下,你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就跟我说说,怎么样?”

月问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似乎对侯极警官还是十分敬畏的。

侯极在许地山的劝慰下,一脸不情愿地起身出门。

也就在侯极转身出门、许地山低头翻阅资料的一瞬间,月问低垂的眼眸忽然恢复了清明与冷静,那样平静的眸子里仿佛有着早春深潭古井般的深邃宁静,沉默而冰冷。

这种变化也就持续了一瞬,甚至还没有等许地山抬头,月问脸上的神色就变得更加凄惨无助了。

“碰!”

侯极开门出去,重重关上房门,脸上还残留着屋内表演出来的余怒,他有些不满地拍了拍双颊,让表情显得自然一些,自言自语道:“唉,我什么时候才能像许队那样表情切换自如呢?”

说罢,侯极又打开了少年所在房间旁边的一扇门,那里赫然有一个夹层房间,屋里还有一名面容姣好的制服女警在忙碌着,侯极仔细端详着女警员认真工作的侧脸,有些失神。

下一刻,那名女警员头也不抬地道:

“猴子,求求你别像个痴汉一样傻站在那里好不好?随手关门,空调暖气都给你带走了。”

“咳咳,那个……”侯极干咳了两声,好像终于恢复了常态般,关门走进屋里,在女警员旁边坐下,“温馨姐,查到什么了吗?”

名为温馨的女警摇头,在她的身前是一面单面透光的隔音镜,透过镜子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屋子里月问向许地山隔着长桌诉苦,一旁的机器忠实记录、播放着月问和许地山说过的每一个字。

温馨任由机器自行录制,她的视线一直在手中的平板电脑上,右手食指翻动至某一页,展示给侯极看。

侯极看着平板上的情报,不自觉地念了出来,眉头紧锁:“月问,男,汉族,2008年5月12日出生……咦,今年刚好满的14周岁。现在在夕阳区第一中学读书,8岁时其父月小康因为家暴失手杀死了其母陈梦妍……嘶——随后在厕所分尸埋进了阳台的花盆里?被年幼的月问亲眼看见,举报入狱,至今仍在服刑?”

温馨无力吐槽:“你念就念吧,加这么多语气词做什么,单口相声吗?”

侯极面露惊恐:“不是,我是说这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成长经历吗?可是我看着他的表现还挺正常的啊!”

温馨摇头道:“这还不是最奇怪的地方,我查询了所有的监控记录、商品购买记录和他的IP访问记录,监控显示他自从八岁离开父母后,迄今为止的生活都是学校、安属路小卖部、安属路小区三点一线的生活,不过他今天下午回家的路上似乎跑得很匆忙。

“购买记录也仅有一日三餐和生活用品,唯一有问题的是今天在小卖部打工时临时购买的一把餐刀,但是那把餐刀也在他身上发现了,没有血迹,就是有点卷刃,好像用来砍了什么硬物,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疑点。

“对了,还有网站访问记录,我也都看过了,他最喜欢看的是一部名为《名侦探柯X》的动画片,除此之外就是学习网站和在网上偶尔买几件衣服,除了去年有一次浏览颜色网站的访问记录以外,一切正常。”

侯极听罢,分析道:“你的意思是,他平常的状态十分正常,也遵纪守法,一切的反常都是在今天发生的?”

“是的,而且据说他的邻里关系也十分健康,有外勤民警刻意调查过,邻居们一致认为他是个好孩子,只是有些不幸,”温馨又展示了一份外勤民警的报告,“不过他隔壁邻居家的兰婶说,她今天相亲回来的时候好像发现家里有别人住过的痕迹。”

这时,他们旁边的房门开了,许地山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队长。”侯极和温馨面色一肃。

“嗯。”许地山找了个空座位坐下,摆了摆手,示意二人继续分享情报。

听罢二人的情报和分析,许地山指了指单面镜后依然坐在原处的月问,面无表情地说道:“他刚才做的笔录和我们在案发现场判断得来的信息别无二致,你们觉得这能说明什么?”

侯极和温馨对视一眼,随后侯极试探性地问道:“说明这是他刻意布置的现场?”

温馨柳眉微挑:“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能做到这样的事?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和他的成长经历联想一下,又好像说的通,对了,还有一个重要信息,在他家里发现了许多刑侦方面的书籍,不过大多都是那种三流小说。”

片刻后,侯极又再度否认了自己的猜想:“不对,我对微表情分析和犯罪心理学这两门科目还是有一点信心的,让他在小黑屋里一个人坐了半个小时,黑脸白脸都唱了,可是他的表现和我们之前审讯的无辜者别无二致,而且我仔细盯着他说话时的瞳孔和毛孔观察过,也没有察觉他有任何说谎的迹象。”

许地山不置可否地反问:“死者的信息查了吗?”

“查了,是……”温馨面色有些古怪,“是一个外省偷渡过来的在缉的逃犯,装有强化动力型的轻装义肢,手上已经有六条人命了,作案经验老道,如果不是这次莫名死掉,以我们的警力还真找不到他,对了,死者除了头骨和脊椎碎裂以外,我们还在死者身上还发现了几道掐痕,从这些掐痕大小来看,不是那个孩子的……”

“难道事情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突然冲过来把死者杀害了?”侯极愕然。

“笃笃。”

正在几人讨论的时候,夹层间的房门被人敲响了,三人回头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红色卫衣的少女,她长了一张好看的娃娃脸,戴着红兜帽斜靠在门框边,嘴里似乎嚼着口香糖,精致好看的小鼻子皱了皱,含糊不清地问道:

“不就是查个案嘛,搞这么麻烦的分析干什么?直接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侯极愣了愣:“这是谁家的小屁……”

可他话还没说完,许地山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皱眉道:“青花,我不是叫你在外面等我下班吗?”

侯极硬生生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谁知道你要上多久的班?外面喊冤的喊冤,哭丧的哭丧,简直无聊死了,”女孩不乐意了,她看向那扇单面玻璃后的少年,大眼睛亮堂起来,“好哇,你们在这里偷窥好看的小哥哥不叫我!”

原创文章,作者:徒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0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