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躺平大佬穿成炮灰后爆红了》小说章节目录林小野,曹鸿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躺平大佬穿成炮灰后爆红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道亦泽

简介:【甜宠爆笑+性别转换+娱乐圈】花花公子兼王牌黑客林笑野,眼睛一闭一睁,居然变成了一身黑料的选秀女歌手林小野。霸王合同压身,曾经吃喝玩乐的快意人生,皆一去不复返,他疯到要撞墙!遇到原主曾疯狂痴迷的顶流摇滚乐队主唱萧劲泽,林小野突然记起此人前世曾翘过自己的白月光——于是,一场欲擒故纵,把男主当猴耍的恶作剧开始了……林小野玩的哈哈爆肝,未成想,被气急败坏的萧劲泽压去墙上疯狂掠夺唇舌之后——她懵了…

角色:林小野,曹鸿

《重生:躺平大佬穿成炮灰后爆红了》小说章节目录林小野,曹鸿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躺平大佬穿成炮灰后爆红了》第1章 花花大少变成妞免费阅读

窗外乌云密布,一声闷雷倏然滚过,惊得路人匆匆加快回家的步伐。

室内,一道光膀子配大裤衩的嫩白倩影,顶着个鸡窝脑袋,半闭着眼,不紧不慢地移驾去了卫生间。

膀胱尿量充盈,憋得她不得不起床放水。

可站在马桶边,向下掏去——

“艹!”

她低声咒骂完,长叹一口怨气,老老实实地扯下裤子,坐去了马桶,嘘嘘起来。

她曾叫林笑野。

几天前,还是位左拥右抱,酒池肉林尽情欢畅的小哥哥。

可好死不死,眼睛一闭一睁,就变成了一位满身黑料、且即将被公司雪藏的“中国好嗓门”选秀新星——林小野。

而且更要命的是,让他上辈子最引以为豪的命根子——没了。

而多出来的呢?

是如今镜子里的这对儿——直观尺码为“A”的小咪.咪。

林小野冲脸上泼了一捧水,他真希望,这是一场该死的噩梦。

可再次睁开眼,望着镜中的这张陌生的妹子脸,她真的要疯!

亲自全程参加“自己”葬礼的惊悚画面,仍历历在目,耳边朋友们撕心裂肺的哭喊,仍让他感到痛苦无力。

一场车祸,一死一伤。

死的是刚被国内某顶级互联网公司招安的500万年薪Top级黑客——林笑野。

而伤的这个,再醒过来——

哎,百万年薪的合同都还没捂热……

变成妹子了。

再别提了,一提就是眼泪。

怎么就没让我连人带魂一块撞死呢?

林小野顶着宿醉的昏昏沉沉,刚出卫生间,迎面就撞上一声惊呼。

“小野姐,你……你怎么、你怎么也不穿件衣服呢?”

进屋的小姑娘绷圆了眼睛,反手关了门,雨伞直接敞着扔去一边,撂下两大袋东西,忙慌里慌张地去拉窗帘。

“让拍到可怎么办呢?”

“我又不红,谁拍我?”林小野瞥了眼小姑娘的背影,哼笑一声,“买啤酒了吗?”

说着,兀自翻起了购物袋。

“你刚出那么大车祸,怎么还能喝酒呢?”晓甜开了灯,“鸿姐让我过来给你炖个鸡汤补补。”

“不过就是点擦伤,医生不也说没事么?”

林小野不紧不慢地说完,从购物袋里抓出个苹果,用手随便蹭了两下,刚准备啃,晓甜忙找来一件T恤,塞去林小野手里,“小野姐,你、你快穿上吧!”

“苹果待会我洗了你再吃。”一把夺过苹果。

晓甜说话时,目光没直视林小野。

虽然都是女的,但说实话,她小野姐自打出院之后,在室内嗜好半.裸或全.裸游走——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种种表现,直到今天,都让晓甜无法适应。

她简直怀疑这小姐姐是不是被夺了舍!

林小野瞅着身前小姑娘着急忙慌的小表情,有一瞬间,真恨不得捏起她圆润的小下巴,把她当小苹果啃了。

哎,不过现在,却是心有余而硬件不具备。

林小野吁着长气,不知什么心思作怪,就见她挺了下前胸,冲晓甜来了个:“美眉,你看咱俩……谁的大?”语调逗弄。

“……”

晓甜错愕一瞬,臊红了脸,忙拎着购物袋冲进厨房。

林小野哼笑着套好T恤,坐去沙发百无聊赖地仰脖朝天发呆。

她这副身板的原主,去年“好嗓门”选秀拿下第四名之后,居然一口气和经纪公司签了十年卖身契。

但因为不接受公司过度的营销炒作,以及没完的走穴商演,和公司协商谈崩了,又恰巧历经一场重大车祸之后——重生后的林小野,目前只能以一种半雪藏的状态在家静养。

林小野对于原主的记忆,有的清楚,有的模糊,而偶尔的某些事,好像还得通过一些外界刺激,才能想起来。

所以这些天,出道后一直跟着林小野当随身助理的晓甜,就成了她行走的回忆录。

林小野喝着温补的药膳鸡汤,瞅着晓甜给她忙前忙后收拾满屋狼藉的身影,怜香惜玉的男儿本能油然而生,“晓甜,别忙了,不累吗?过来陪哥——”

晓甜莫名地抬头看她。

林小野反应过来说错话,搓了把额头,忙改口道:“陪我……陪我吃吃饭,聊聊天。”

“曹鸿不是说‘上面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么?还管我死活?”

林小野吃饱喝足,将滑玉般细腻的长腿架去桌上叠搭着,靠在沙发上和晓甜闲聊。

“鸿姐‘刀子嘴豆腐心’,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正在帮你和高层谈,她也想抓紧你专辑的事啊!但现在唱片市场并不好,她让我给你带个话,说让你好好养伤,耐心等她消息。”

说着,将削好的苹果递给林小野。

这几天每回过来照料林小野,迎接晓甜的,都少不了满地的酒瓶。

晓甜着实觉得,黑料缠身、前途渺茫,外加一场车祸,饶是让她心中那个曾一腔热血、追求音乐梦想的小姐姐,变成了个一心只想“躺平”的废柴。

但废柴,肯定只是暂时的,晓甜相信,她小野姐一定能振作起来。

“小野姐,你想看电视吗?”

见林小野面无表情地啃着苹果,晓甜拿起遥控器,刚摁了键。

回过神的林小野,还来不及说句什么。

屏幕上扑面而来的,就是一位童颜巨.乳的美眉,自己和自己玩的震撼画面。

——岛国音调的“呀嘛嘚”绵绵.呻.吟,霎时在屋内缭绕开来……

晓甜心脏骤停般的望向林小野,接着就见她小野姐无所谓地挠了挠后脑勺,来了句:“一起看?”

……

***

几天后,经纪人曹鸿给林小野来了通电话,简单地问候了几句她的身体状况之后,便要求她下午去一趟公司,谈接下来工作的事情。

但临出门,重生前向来“天老大,他老二”的林小野,却被“穿Bra”这事,搞了个汗流浃背。

他曾经有无数“两秒解扣”的经验,可如今要自己反手系扣,却饶是给她出了个天大的难题。

她试了几次都没扣上,不耐烦地一把将Bra丢去一边,套了件T恤,便真空出了门。

因为静养外加得罪高层,公司给她配的保姆车被调给了另一个新人用,林小野在路边等了好久才招了辆出租,赶到盛世娱乐的时候,比曹鸿交代她的时间,足足晚了半个小时。

“你怎么现在才来?知道你迟到了多久吗?”

办公室里,一身精致黑色职业套装的中年女人气场肃杀,“我和你约的几点?你告诉我。”

林小野瞅到曹鸿那张棺材脸,就不由想起前世曾折磨了他高中整整三年的班主任。

脑仁疼。

但提到上辈子的林笑野,他也曾让很多人脑仁疼。

如果你要问他前世的同学对他的印象,那绝对是五花八门,又掺着羡慕嫉妒恨的褒贬不一。

这货曾有个惊人之举,TOP级985保送,读到大二,人就辍了学,然后凭借自己高超的“白帽子黑客”网安技术,干起了做二休五的兼职工作。

——在醉生梦死的欢场纵情驰骋。

他曾搂着一窝网红妹子,眯着眼对周围的一众狐朋狗友迷瞪道:“没什么比吃喝玩乐来的痛快!”

但如今花花公子变成妞,真是要了林小野的亲命!

她瞥了眼曹鸿,这大姐都不会笑的吗?

跟她老公圈圈叉叉的时候,是不是还得举个教鞭?

——够刺激。

“鸿姐,生气长皱纹。”

林小野不紧不慢地将背包丢去桌上,坐去沙发,大腿翘二腿,“我不想干了。”

单刀直入表明意思。

曹鸿眼皮一跳。

自打车祸醒来之后,曾经耿直的追梦少女,就变成了一副自暴自弃的颓废德性,让她深感扎心。

虽然去年“中国好嗓门”比赛,林小野后来只拿下第四名,但曹鸿看好她,曾力排众议协调公司支付百万签约金,最终签下了这个女孩。

可起初乖顺听话的小姑娘,最近说“不”的频率居然越来越高,而且今天,还亲自开口放话“不想干了”。

曹鸿干经纪人这十多年,什么事没遇过?什么人没见过?

她为人处世练达直接是一方面,但也知道特殊情况需要特殊对待——软硬兼施的道理。

可开口前,眸光不经意扫过林小野浅色T恤的前胸,隐约凸起的两点,却让她倏地一噎。

“——你是不是没穿内衣?”

林小野懒懒散散地瞟了眼曹鸿,“鸿姐,飞机场上两颗钉子,穿不穿有差别么?”

这孩子……这孩子现在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你这是打算彻底破罐破摔了吗?是在跟我无声地抗议吗?”

“公众人物不穿内衣,你觉得乌七八糟的报道出来,影响的是谁?”

“内衣必须穿!知道不知——”

“大姐,停!”

“我待会马上找两片创可贴,成吧?”

林小野被对面那位“机关槍”,突突得脑发胀,忙摆手打断话音。

曹鸿闻言惊愕一瞬——她真是不敢相信,一夜之间这孩子的礼义廉耻都哪去了?!

片刻后,见沙发上那位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性,曹鸿咽下口闷气,耐下性子转而道:“说说,为什么不想干了?”

语调放缓了几分。

心累,想躺平。

林小野是这么想的,但她知道不能这么说,于是略一思忖:“鸿姐,那我也不跟您兜圈子,有话直说了。”

“我那合同,怎么看怎么是‘霸王合同’,十年卖身契,月薪定死三万,直观不公的利润提成,恋爱婚姻、迟到缺席、私自接活种种的巨额罚款与束缚……”

洋洋洒洒一圈不满发表完毕,曹鸿的脸色压抑着直观的不好看,她深吸一口气,说:“你觉得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跟公司谈条件?”

林小野撩起眼皮。

“我只说三点,”曹鸿靠在老板椅上目光冷硬,“一、你是盛世的艺人,有义务履行合约;二、如果想单方面解约,你回去好好算算你的解约金,你赔不赔得起!”

“三——”曹鸿停了会话音,继续说,“你有没有为你母亲考虑过?”

母亲?

林小野一愣。

重生后的这些天,成天光顾着配着小酒在岛国爱情动作片里醉生梦死了,闹了半天,原主还有个妈?

不过这个妈——

我出车祸都这么些天了,她人呢?

好歹也打通电话问问死活吧!

“你家里人的身体状况,你比我心里有数,放着大好前程不要,离开公司,你觉不觉得自己太不懂事?”

“……”

见林小野不搭腔,曹鸿回想着小姑娘一心想要做好音乐的梦想——出道以来,却不得不服从上面安排炒绯闻,昼夜不停跑商演的种种不适。

曹鸿语重心长:“我知道你一心想要做音乐,但你也要知道,这个圈子今时不同往日,唱片市场不景气,一个新人,尤其是一个不具备什么商业价值的新人,是没有资格和公司谈条件的。”

“如果你想出专辑,就得先让自己有流量,凭实力为自己争取权益,你有一副好嗓子,不要辜负自己的梦想。”

曹鸿走过来,将一份文件丢去林小野面前的桌上,“你看看这是什么?”

林小野长吁一口气,不觉心道:

鸿姐啊,其实我也压根没兴趣做什么狗音乐。

我如果告诉你,你家那林小野,早就被个二十有六的大老爷们儿莫名其妙魂穿了。

你会信么?

可当这生无可恋的小可怜,翻开文件随便扫了一眼之后,眸光却登时一滞——

“3CS乐团演唱会宣传片的女主角?!”

“这不是你最喜欢的摇滚乐团吗?不是口口声声告诉我为了萧劲泽才选择做歌手的吗?”

曹鸿早料到小姑娘会是这幅表情,却没想到能痴呆成这样。

曹鸿喝着手冲咖啡浅浅挑了下唇角,“高兴了吗?能给你注入点正能量吗?”

却全然不知,这小姑娘脸上被误读为“激动到痴呆”的表情,实际上却是岩浆暗涌、火山即将爆发的操蛋!

萧劲泽!

这孙子曾撬了老子的白月光!

……

原创文章,作者:道亦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001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